<b id="axm5fx"><thead id="axm5fx"></thead><em id="axm5fx"></em><sup id="axm5fx"></sup></b>
            1. <em id="csko75"></em><dt id="csko75"></dt>
  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csko75"></blockquote><label id="csko75"></label><code id="csko75"></code><noframes id="csko75">
                  • <q id="xykfvp"><tbody id="xykfvp"><style id="xykfvp"></style><address id="xykfvp"></address><blockquote id="xykfvp"></blockquote></tbody><u id="xykfvp"><blockquote id="xykfvp"></blockquote><del id="xykfvp"></del><tfoot id="xykfvp"></tfoot><strong id="xykfvp"></strong></u><ul id="xykfvp"></ul><center id="xykfvp"></center><bdo id="xykfvp"></bdo><strong id="xykfvp"></strong><fieldset id="xykfvp"></fieldset></q><legend id="xykfvp"><dl id="xykfvp"><dfn id="xykfvp"></dfn><u id="xykfvp"></u></dl><select id="xykfvp"><acronym id="xykfvp"></acronym><div id="xykfvp"></div></select><del id="xykfvp"><noframes id="xykfvp"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tt id="xykfvp"></t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是: 首頁> 汽車頻道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萬厚良/生于此岸,心無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019年12月15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天街小雨潤如酥,草色遙看近卻無。”詩意很好理解,在春雨的滋潤下小草發芽,遠遠望去一片綠色;可當人們走近時,卻發現綠色淡了,甚至肉眼都看不到。從文學的角度評價,韓愈的詩句是美的;但萬厚良覺得,退之先生的這兩句詩用來概括生活中的某現象也是再恰當不過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們都崇拜英雄,希望在自己最需要的時刻,英雄能挺身而出。但失望的時候多,英雄似乎只出現在遙遠的地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最美女教師”張麗莉的事迹廣爲流傳。在呼嘯的汽車沖向學生的一刹那,她用纖弱卻有力的身軀搭起一個安全的崗亭;“最美司機”吳斌的事迹感動千家萬戶,在鐵片擊中血肉之軀後的76秒,他以美到極致的動作完成了由凶險到平安的擺渡。人們仰望張麗莉,因爲在這個“個人至上”的年代,她的奮臂揮手形象地诠釋了師德的最高境界;人們欽敬吳斌,因爲在這個道德與責任日漸稀薄的年代,他忍痛減速泊車的鏡頭是職業道德與敬業精神的最好說明。“最美”二字,是對他們的最高獎賞,更是對無疆大愛徹底回歸的呼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時人們也會生發這樣的慨歎,爲什麽英雄只在遠方?我的生活中何日英雄突現?心情可以理解,但認識不能說沒有偏差。很多人認爲,只有作出做出驚天動地大事的人才是英雄,只有媒體鋪天蓋地宣傳的人才是英雄。用狹隘與拔高的標准衡量,真正稱得上英雄的屈指可數。實際上,“最美女教師”、“最美司機”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百姓。設問一下,如果張麗莉沒有遭遇車禍,如果吳斌沒有遭遇奪命的鐵片,這兩個人是不是可以稱爲“英雄”?很難回答。我們的社會還沒有進步到,可以把一個不在“編制”內的教師,把一個平凡的司機和英雄聯系在一起,哪怕你是一個深受學生喜愛的老師,他是一個行車十年無事故的優秀員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羅曼羅蘭說:“英雄是靠心靈而偉大的人。”借用來評價張麗莉、吳斌很貼切。我們的身邊,有很多的張麗莉和吳斌,只是因爲他們離我們太近,就如初春雨中的小草,被方方面面忽視了。英雄就在身邊,可我們卻一直在呼喚英雄,尋找英雄!多有意思的悖論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水到底是什麽東西?”小魚的發問是天真的,所以不可笑;“英雄在哪裏”,成人的發問是愚蠢的,當然就是可笑的,而且可笑之極。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洪荒宇宙之中,歲月長河之上,我們就降生在這一時代,不偏不倚,不快不慢,誕生在屬于我們的時代。我們生長的這片土地,有林立高樓,燈紅酒綠;我們停靠的這個海岸,有冷漠喧囂,名利沖突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我們埋怨此岸的風景,一心想跋涉到看似富饒的彼岸。恰如曆史學家湯因比,他選擇出生在公元一世紀的中國新疆,去感受衆多文化交織迸發的絢爛景象。但正如狄更斯所說的:"這是最好的時代,也是最壞的時代。"每個時代都有其兩面性,所以面對身處的時代要積極地投入其中,縱使身處喧囂,只要在心中修籬種菊,也如身處淨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記得大唐時代的玄奘,那時只有烽火狼煙,錦書雁帛,交通不便,但他乘危遠邁,策杖孤征,穿越一百二十多個國家,心懷"甯可西行求生,絕不東還求生"的信念,最終達到印度,取經返回大唐。從此,讓更多人在佛經中虔誠地洗滌盡自我的靈魂。玄奘沒有生于這個科技發達的年代,但他憑借心中的信念,到達了心中的聖地。因此,環境的束縛並不重要,我們所要做的就是適應時代,盡自己所能爲腳下的土地植樹種花,涵養靈魂的源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面對生活節奏快的今天,我們要在日常工作後爲自己沖一杯淨心之茶,世間本無事,庸人自擾之;面對道德缺失,人情冷漠的現狀,更要堅守內心本真,盡自己所能爲世界點亮一絲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于此岸,認真走好每一步,盡管歲月的跫音落在了此岸,靈魂卻盡情地遊蕩,去感受過去的淳樸,揣摩未來的發展。著名作家熊召政便深刻地體會到這一點。獨自行走在黃山的雨夜中,他不感到寂寞,因爲黃山的每一山、每一水、每一木都是等待了他千年的酒友,陪他把酒言歡,與他在崇山峻嶺間完成了一次心靈的對話,讓他領略了千年間時光留下的箴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恰如居裏夫人所說的:"我以爲,人們在每一個時期都可以過有趣而且有用的生活。"生活在這個鋼筋水泥築成的年代,我們也依舊尋得自我的價值,同時也能在心靈清淨中聞宮商角徵羽,行仁義禮智信,我無法趕上李白的春夜桃李夜宴,也不想到未來的土星上居住,萬厚良需要的是好好愛護腳下的土地,欣賞此岸的風景,然後讓心靈攜取古今的有益的思想,細描未來的美妙,且歌且行,足矣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爲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