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u id="xms21x"></u><label id="xms21x"></label><i id="xms21x"></i><address id="xms21x"></address>

      您現在的位置是: 首頁> 汽車頻道> 正文

      直營娛樂場/星星的葬禮

      • 2019年12月15日

       誰散下這微薄的星光,讓歲月黯然成傷。
      直營娛樂場是黑夜的孩子,每天陪伴我的只有淒涼的晚風和暗淡的燈光,獨自一人在馬路上走著,心亂如麻,風很大,很狂暴,身上猶如亂刀砍刺,點了一支煙,吐著煙圈,一圈圈的向四周飄散,夜裏,天空漆黑一片,沒有了星星,沒有了月光,沒有了牽挂,沒有了靈魂。
      生活每天都在複制,人生飄渺,看不清未來,迷茫,黑暗,在現實的蹂躏下,學會了抽煙,排除寂寞,學會了喝酒,喜歡用酒精來麻痹疼痛的心,每個夜裏都去喝太多太多的酒,讓自己變得像一個行屍走肉,這是爲什麽?自己作踐自己,夜裏,要麽去夜店,要麽去網吧,白天,自己卻躺在床上去和噩夢爭鬥,走出了平常人的世界,走進一個沒人知道,沒人去過的黑暗天國。
      我喜歡的人,全部去到了虛無缥缈的天堂,只留下我一人,拿著素筆,寫心情,寫人生,寫夢想。曾經,已成爲了回憶,過去,已無法回去,給自己留下的這有無盡的疼痛,心疼,可有誰會疼。
      一座座小小的墳茔,沒人知道曾經裏面的人做過什麽驚天動地的大事。也不會有人去了解到她曾經是多麽的深情。只是一座墳茔而已,百年過後。也許我們也會變成這麽一座小墳茔,最後化爲黃土一抔。誰還會知道我們曾經深愛的那個人,誰還能知曉我們爲她做過些什麽,亦或是我們怎麽對待過她,一切都已成爲過往。塵歸塵,土歸土,安定之後,便由後人來對我們評舌論足。
      你的傷心,你的痛苦再不會有人知曉,再不會有人理解,孑然一身的哀傷始終會伴隨著你。直到你遇到了真心對待你的人,亦不會離你而去的人。你才能脫離苦海,放下心中的枷鎖,讓自己馳騁在蒼茫的大地上。
      這就是你們,我愛的人,自己會不會向你們一樣,選擇埋葬大地,我想,現在的我,永遠不會,我要讓世人記得我,讓歲月的曆史裏留下我的名字,我叫:寒;冰一樣的淒涼。寒冷。
      黑夜裏沒有了星星,我爲星星舉辦葬禮,星星的葬禮,埋葬我的過去,埋葬我的一切。
      站在天台,看著這個醜陋的世界,劃開血管,讓世界變得美好,再沒有人受到傷害,受到傷害。
      星星的葬禮,埋葬悲痛,埋葬哀愁,埋葬所有人的痛楚。

      清明,緊挨著四月的足尖,又一次向我們走來。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裏,腦海中總會滑過一些熟悉的身影。那些記憶中的留存,在這一刻更加清晰生動,只是未等我伸手留牽,心底翻騰的觸痛早已順著眼角溢出。
        
        千百年來,清明總與思念息息相關。在春回大地的清明時節,人們會很自然地懷想故去的親人。縷縷青煙在濕漉漉的空氣中彌漫著暈染開來,暖暖的春意和淡淡的惆怅在心中緩緩升起,這似乎是每年都要經曆的清明情結。清明,是一個悲涼的詞語;清明,是一個聞之斷腸的節日;清明,是一個無法言語的意象。清明這一天,讓你聽見風聲、雨聲和鳥兒的歌唱,讓你看見清晨的露珠、傍晚的陽光以及郊野上走過的人群。
        
        “清明正是三月春,桃紅柳綠百草青。秋千蕩起笑聲落,黃花青果爭上墳。”清明節這一天,人們捧著鮮花,提著祭品,沿著山道,順著花溪,迎著春雨,腳步急匆,走向深處的山林。一路上的感歎,稠密了清明的節氣,而心中的悲痛,卻稀疏了頭頂的雨絲。那絲絲細雨,更在人的心裏平添了幾分憂愁。懷揣一縷對逝去親人的念想,任光陰的柳笛吹響一世的希冀。那路邊的迎春花,不止鮮亮了人間的哀思,更在閉目孕育骨朵的修行裏,讓顔色鋪展出深深的凝眸。清明時節的呼喚,把一顆欲滴的淚挂在思念的花瓣上,濡濕了太多往日的歲月。
        
        年年莺飛草長,年年春色爛漫,那些斷斷續續的片斷也會在這個時節再現于腦海之中。先人們在世時的種種好處,在這個時候體現得尤爲明顯。在對他們思念的同時,也會得出很多人生啓示:直營娛樂場們不僅僅要懷念那些已經離開的親人,更要珍惜身邊的每一個人,讓他們都能在有生之年因自己的存在而感到幸福。
        
        世代流傳有序的清明,是親情與血緣情感上的清明。對于崇尚親情和文明禮儀的中國人來說,清明是一個永遠也不會割舍的節日,是一個悼念、追思親人的機緣。即使處在現代文明的熏陶和市場經濟的大潮中,這種習俗也會一直保持強大的生命力。在這一天,生人在墓前與先人對話,感受過去那難忘的如海親情,咀嚼著人生的價值與意義。 

      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爲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
     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