休閑類網遊|秋,來

産品描述 2019年12月15日

 休閑類網遊在回家的路上。
公交車裏放著不知名的上世紀的粵語歌。雖是夏末,但傍晚的天空還是亮堂著的,只是陽光不似盛夏那般毒辣。夕陽的光亮灑在公交車上,溜進放著冷氣的車裏,停映在藍色的座椅上。這車便伴著化不開的粵語歌聲,載著焦躁與不安,一路顛簸地向前行進著。
路旁一處田野中的荷花枯敗了。那片田野爲何會用來種荷花我是不明了的,但自打我上高中起,夏秋兩季我便能在上學與回家的途中見著這片土地上的荷花。“接天蓮葉無窮碧,映日荷花別樣紅”,那是湖水裏的荷花,是西湖的荷花,是供人欣賞的荷花。然而它不同。盛開之時,繁茂的荷葉遮掩去了田壟的歸處,仿佛連這片田野背後的高樓的身影也掩了去。田野裏的荷花至少不是用來供路人欣賞的,應該是一些農民以此爲生的。田野中的水不深,深度與春耕插秧苗時土地中的水深相仿,因此它終究不是能與湖中的水相比的。但那開放出的荷花卻矚目地伫立在一片綠意之中,在林立的高樓之間,在車輛川流不息地來往的公路旁,也算是一種難得了。
而今那荷葉卻稀稀落落地枯敗了,在夕陽的映襯下顯得格外荒蕪。初中的美術課上,老師布置了一份作業,讓我們模仿畫一幅美術課本上的水彩畫。那幅畫畫的也是夕陽下的殘荷,那殘荷連葉子也沒了,只剩枯倒了的莖杆倒映在一大片被夕陽照得黃澄澄的水面上,那幅畫看上去很簡單,只要用水渲染出不同濃度的黃色即可。也許是帶著初學時的認真,我仔細地用藤黃色顔料調成許多色度不同的黃色,先在草稿上試色,再決定落筆,在紙上一層一層地渲染開那黃澄澄的水面。畫完了一張後,自己覺得不大滿意,便重新畫一張。那次作業出乎意料地得了個a,自己如視珍寶般地將畫放在一個櫃中,後來卻找不到了。或是掉在了某個角落,或是在家人打掃房間時被扔掉了,也全然不知了。
田野中的水因底層的淤泥而略顯黃色,在夕陽的余晖中愈發黃澄,遠遠望去,這一大片的荷花田裏殘敗的荷葉也像是被水彩畫筆抹了去,只剩下一片無垠的黃澄澄的水了。
田野裏的殘荷,樹旁的落葉,像是在告訴我秋天已經來了。然而秋天真的來了嗎?車外的陽光還如此明亮。那麽哪一天能真正算秋天的開始呢!是立秋嗎?而那還正當八月的開始,天氣酷熱難當。是處暑嗎?處暑從字面上講是“處,去也,暑氣至此而止也”,然而八月末,南國的暑氣卻確實還未消卻。那麽“一夜寒一夜”的秋分呢?可那時有些晚,樹葉在此之前便有凋落的迹象,且秋分那幾日又有些涼,時不時地下些小雨,少了些有玻璃般透明的天空的日子。那麽,秋天到底起始于哪一天呢?其實秋將至或是秋已至已經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度過這個季節的心境。荷葉終究是枯萎了,像去年的荷葉一樣。然而夏季總還會來臨,荷花依舊會開放。
自己曾讀到一首詩,詩與題目與作者均不明,但卻十分容易記住:
春有百花秋有月,
夏有涼風冬有雪。
若無閑事挂心頭,
便是人間好時節。
車上的人下去了一批,又上來了另一批,而車子依舊開著,緩緩地行進在夕陽塗金的公路上。 

  夢想江南由來已久了,或許是太想的緣故吧,我總是在不經意間,輕輕的一想就碰到了它,所以當我來到江南的時候,只一眼,我就固執的認爲,我的前世是在這裏了。
江南,前世今生,這一別可就是千年啊!可我還清晰的記著你嬌美的容顔,你的笑語仍在我記憶的時空中婉轉回旋。不得不承認,這種感覺的奇妙,有些地方就是這樣,來過之後,就仿佛找到了自己的前世今生,哪怕是短暫的相逢,也是難以忘懷的,就像是遇到愛情,遇到有緣人。所以當我踏上那沾滿青苔的石板小路,我的眼睛就有了微微的淚痕,畫橋、流水、亭台、深院、荷塘、明月、細雨、梧桐這些江南特有的景物,都讓我有了親切而又似曾相識的感覺,似曾經曆的親切,內心裏不禁充滿了深深的感動,充滿了與江南一訴衷腸的熱望。
風也溫柔,雨也纏綿,花也缱绻,總是讓人感到,這個江南,似乎從骨子裏就是個生長愛情的地方,江南啊,我回來了!踏進那寂寞而又悠長的雨巷,我深深的渴望有那一場浪漫的邂逅,見著一個如戴望舒筆下的撐著油紙傘的江南女子,在她略帶憂傷的回眸中,寫下我最純真最深情的癡戀,在蒙蒙又淅瀝的煙雨中,巷子的深處,蒙蒙又淅瀝的煙雨中,她一定是一身織錦點翠的旗袍,高高盤起的發鬏,鬓旁斜插一朵淡淡的小花,邁著細碎的腳步,婀娜的向我走來,在我的注視下,整條巷子仿佛都隨著她的邁步顫動起來,這如江南的水一樣柔軟清麗的姑娘,把丁香樣的縷縷婉約,流水般的款款風情,在江南的和風細雨中彌漫,擴散。。。這個時候,我才明白,誰才是我心中揮之不去的愛戀?誰又是我歲月記憶中難忘的江南?那個春天,我的心就隨著那江南甜甜的睡去,做著了一個千年的夢,在夢裏,一切都是那麽美,雖然有些虛幻,但再不是遙不可及,在夢裏,那等在季節裏的容顔依舊如盛開蓮花,我不是過客是歸人,我不再錯過。
那個小橋花樹相諧,婉約逍遙的江南啊!我記不清多少次把你夢回,也記不清多少次在夢裏與你相偎相攜。夢回江南,夢回前生,在你溫暖的懷抱裏,我的心中滿是塵埃蕩盡的淡然,繁華落盡,歲月寂寥,這裏,沒有傾軋,沒有欺詐,沒有算計;有的是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美好,有的是我唯美的追求,有的是我對塵世俗物的解脫。做不醒的江南夢,讓我在冥冥中感覺,這是我們前生的緣分,才讓我此生夢裏夢外都是你。
江南,讓我的割舍不了的江南,讓我生死相許的江南!我知道,你是我今生來續的前世情緣!來生我還願意爲你再等千年!
煙雨依舊蒙蒙,心情依然像湖中揮之不去的陣陣漣漪…夢江南,江南夢,讓我的江南留在我夢裏,睡在休閑類網遊心中。